归老等

在黄昏融化世界一切色彩之前,我还想你

七夕节(双性转预警)

昨天玩的太累忘记写了,灵感来自昨天跟小姐姐出去玩,果然这世界上小姐姐最好了,所以忍不住写了小姐姐们之间的爱情。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可以画一下两个小姐姐_(:з」∠)_
——————————————————————————————————————————
“要进去吗?”
宁次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此刻佐助和宁次两个人正站在已经没有人的游乐场前,游乐场在公园里,算是半开放场所,没有人监管。此刻已经十点了,两个人看完电影,散步走到了这里。
借着被枝叶遮挡而不太明亮的路灯灯光和不远处的桥灯,两个人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样的答案。
说是游乐场,其实也没有什么设施,主体是一个常见的充气城堡,里面放满了缓冲用的软球。
宁次手里还捏着两枝百合,另一只手牵着佐助走到了充气城堡面前,一弯腰就可以摸到里面的黄色小球。
宁次刚想再确认一下,一转头却感觉佐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高跟鞋的绑带,一只脚已经踩了进去。
堆叠的黄色泡沫球还没淹没佐助的膝盖,随着佐助往前走,白皙纤细的脚踝在其中若隐若现。
佐助在中间一个休息平台上停下,把身上的包放了上去,那个包是宁次的,包上那个表情荡漾的球形挂饰是佐助送的。
佐助转身看着宁次,意思很明显,在催宁次进来。今天在佐助的要求下,宁次穿了一件小裙子,还有一双和佐助同款的绑带高跟鞋。
弯下腰解开绑带,宁次最终还是踏了进来,拿着那两枝百合。不得不说这些软软的小球触感很好,难怪平时老是有小孩子玩着玩着就喜欢躺下把自己埋进去。
佐助就站在台子边等宁次走过来,然后伸手拉过宁次,两个人一起坐在台子上,双脚还淹没在下面。
佐助一下一下踢着那些小球,百合花的香气在晚上变得明显起来。应和着不远处的草丛里夏末时节各种虫子的叫声。
“我觉得还是应该和那个老板娘说我是买来送给你的。说自己用在今天显得很可怜,明明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佐助突然说道,下午的时候佐助突发奇想要给家里闲置已久的花瓶配几枝百合,随便进了一家店,老板娘在得到佐助回答说是买来自己用后却似乎很惊奇的反反复复问了好几遍买花用来做什么。
似乎完全没有理解到佐助的意思,宁次用平静的声线试图安慰自己的女朋友
“其实七夕,不只只是情人相会的日子,也叫乞巧……”
不等宁次科普完,佐助突然扑向坐在身边的宁次,失去平衡后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顿时淹没在泡沫球里。
宁次没有防备,但是还是下意识抱紧了佐助的腰,没让人从自己身上掉下去。
“啊,对不起,疼么?”
看到宁次被自己压在下面,佐助还是慌乱了一下
“没事……”
距离太近了,两个人几乎鼻尖碰鼻尖,呼吸间都是对方身上的香水的味道。
停了一会,宁次接着说道
“你拿回去自己用和送给我其实是一样的。”
佐助趴在宁次身上,心脏当机了那么一秒,这句话从一向委婉含蓄的宁次嘴里说出来已经约等于直球了,努力了一下,佐助还是没找到自己要说什么,于是放弃挣扎。即使两个人从初中开始早恋,宁次偶尔的直球还是有一击毙命的效果。
宁次没有松开手,佐助就顺势继续趴在宁次身上,语气稍显别扭
“让你瞎科普。”
“我说的是事实。”
宁次反驳。
宁次的那款香水让佐助很是上瘾,每次宁次用,佐助都像只吸猫薄荷的猫,不自觉就凑了过去。
于是顺其自然的,佐助就把头埋在了宁次颈侧,齐肩短发散乱的落到了宁次脖子上,有点扎有点痒,宁次腾出一只手拨了一下,佐助身上的大吉岭红茶的味道钻入鼻息。
看了半天星星,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佐助。”
“嗯?”
“你的胸压到我了。”
空气安静了两秒,佐助埋在宁次颈侧,很容易就感受到了宁次耳朵的升温,忍不住笑了,恶劣的性子再次被激发出来,在宁次颈侧轻轻拱了一下,得到女朋友在脑袋上的轻轻一拍
“吸飘了?”
然后毫不留情的就被掀了下去。佐助坐在泡沫球堆里,仰头看着宁次站起来整理裙摆,这个视角还看到了宁次背后的零散的星星。
“宁次。”
“嗯?”
“头发乱了。”
今天宁次在佐助的要求下绑起了马尾,刚才一通闹腾后已经有些散开,听到佐助的话,就下意识去摸发带,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佐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把宁次抱在怀里
“我帮你。”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宁次去阳台收衣服,刚走到阳台,就闻到了一股花香,拉开灯,半人高的紫茉莉前几天每天只零零星星开几朵的花蕾竟是全都开了,枝头缀满了紫红色的小花,宁次眼里闪过惊喜,转过头想叫佐助,发现佐助已经在身边,视线交缠间,两个人默契的交换了一个吻
“我爱你。”

有时候给自己的信仰,给自己的鼓励,怀着艰难走下去的信心,会被一些毫无粉饰的实话刺破,戳穿,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个世界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日本文学是真的又冷又压抑,感情混乱不知所起。还是中国本土文字看起来有温度。

如果我突然死亡,多久才会被发现?

青草气息

预警:abo    日向宁次omega    宇智波佐助alpha   极其短小
正文前的日常唠叨,:灵感来自于新到的青草味道的香水。本来是想正正经经写大学现代pa的,结果写了一天梗住了,中途脑洞莫名歪到了abo上,所以最后成了这个样子。并且因为觉得这两种味道混合起来太好闻了,而双A的信息素无法结合,所以改成了常见的的AO结合。
桂花篇已经提上脑洞议程,等一个合适的情节。
———————————————————————————————————————————

“别咬。”
宁次推了推佐助,后者正舔咬着自己腺体附近的皮肤。
夏日炎炎,中午的阳光尤其晃眼,即使是佐助和宁次,在正午时分也不免有些倦怠。佐助刚刚靠着宁次肩膀小憩了一会儿,自己的omega气息萦绕在身边,很好的抚平了高温带来的浮躁心情。而且宁次的信息素味道是十分独特的青草气息,不是雨后的那种清新温和,而是像刚刚被修剪过的草地,断口处新鲜的汁液散发出来的感觉,不温和,甚至有点辛辣冷冽,这种放在omega身上十分违和,丝毫不具催情作用的信息素味道却让佐助沉迷不已。
醒来的佐助感觉梦里就一直萦绕的这种冷冽草香在呼吸间感觉更加清晰了,忍不住凑到宁次的腺体附近,因为天热,宁次难得的把一头长发束成了马尾,散落下来的碎发掩盖不了腺体上的那块暧昧痕迹,佐助忍不住又轻轻咬了一口,延长了吻痕的存在时间。
对于一醒来就像只猫一样蹭来的佐助,宁次有几分无可奈何,在这炎热的蝉都不爱叫的盛夏正午,纵许恋人撒个娇也没什么,这样想着的宁次收起手中的书,轻轻摸了摸佐助的头顶,手法和摸佐助家的那只三花极其类似。
佐助似乎得到了什么灵感似的,闷闷的笑了一下,吐出三个字
“猫薄荷。”
因为埋在宁次的颈侧,声音不甚清晰,但是佐助有把握宁次一定听到了,头顶的动作顿了一下就是证明。既然比自己还口是心非的恋人愿意用信息素安抚自己午睡,还纵容自己的小动作,那再得寸进尺的调戏一下也没关系的吧。

你说今晚月亮很美,不出去看浪费了,恰好我就在路上,抬头看了一眼,已经阴天了许久,什么都看不见,那一刻,罕见的希望有个晴天,看看你说的月亮。

一时好玩去谈的这场恋爱,其实两个人都不真心,扮演自己的角色,也是技不如人,所以时刻记得提醒自己不要去沉迷。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喜欢的那些少年而变得更好,与他人无关。

杏子熟了

一些成型的小片段,整体还未成,很久没好好写东西了,放出来也是给自己的监督,只是这么冷的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了。

————————————————————————————————————————————
学校里的杏子熟了,落了一地,不过正巧是暑假期间,留校的学生寥寥无几,所以也就没人理睬那些不知酸甜的水果。
有棵杏子树长在了拐角处,伸出的一小片枝叶铺在了宿舍楼上,结了一层小杏子。
一个熟透的杏子就正巧掉在了宁次和佐助的面前,发出咚的一声,两个人若是脚步再快一点,就该被砸到了。
停顿了一下,宁次弯腰捡起那个杏子,不知是过分成熟还是在地上砸的不轻,果肉已经裂成两半。
宁次轻轻捏了捏那个小杏子,
“甜的。”
佐助怀疑的拿了过来
“这些都是观赏树,结的果怎么会是甜的。”
话是这么说,佐助也没丢掉那个杏子,只是顺手牵起了恋人,继续往宿舍走,宁次没有正面反驳,只是说道
“回去试试。”
“我不吃。”
佐助抗议。宁次没有说话,只是不可察的笑了。

到了寝室,佐助开始找书,这次回宿舍就是为了给鸣人找几本遗落在寝室的书,鸣人的桌子堆的乱七八糟,佐助一阵头疼加嫌弃,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把那几本书全都拎了出来,回头叫宁次才发现刚刚还坐在一旁盯着杏子发呆的宁次不见了。
“宁次?”
“嗯?”
宁次答应着,从洗漱间出来,径直走近佐助,距离压的太近了,佐助没防备,被迫靠在了鸣人的桌子上,腰抵上了一摞书横七竖八戳出来的书角上,有点硌得慌,不过佐助注意不到这点了,宁次凑的很近,似乎下一秒就要吻上来,佐助被恋人突然的亲近弄的有点无措,开口试探性的叫了恋人的名字
“宁次?”
宁次没回答他,反而凑了上来,但是预料之中的柔软触感没有出现,倒是有一点毛毛的,还带着点水珠,是那个小杏子。
“张嘴。”
宁次用食指把那颗杏子抵在佐助的唇上,眼神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像一只偷袭成功的猫,佐助有些哭笑不得,看宁次大有不罢休的样子,就顺从的张开嘴,咬住了那个杏子,然后迅速在宁次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把人压到了桌子上,几秒间位置调换,甚至还体贴的圈住了宁次的腰,以防宁次撞到桌子上。另一只手则捉住了宁次的手腕。
佐助咬着杏子强硬的塞进了宁次嘴里,宁次被迫咬下了一半果肉,佐助满意的咬掉了另一半,微酸的口感蔓延味蕾,宁次微微蹙起眉,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佐助就顺势拉起宁次的手,在食指的指尖舔了一下,笑道
“确实是甜的。”
佐助深知宁次的指尖也是敏感带,不过还不打算在这里做,就放过了那双好看的手,看着宁次脸红却强装镇定推开自己,甚至还加了一句
“闹什么。”
佐助撇撇嘴
“都说了我不吃,这是你逼我的。”

看过的感情,写过的感情都太深情,因为笔下的人物值得,但是我不值得,我永远都无法成为那么好的人,纵然别人有此种深情也不会给予我,有时候想试一试这种人间欢喜,却总是忍不住与写过的种种深情比较从而对自己失望,或许这辈子,合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