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老等

杏子熟了

一些成型的小片段,整体还未成,很久没好好写东西了,放出来也是给自己的监督,只是这么冷的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了。

————————————————————————————————————————————
学校里的杏子熟了,落了一地,不过正巧是暑假期间,留校的学生寥寥无几,所以也就没人理睬那些不知酸甜的水果。
有棵杏子树长在了拐角处,伸出的一小片枝叶铺在了宿舍楼上,结了一层小杏子。
一个熟透的杏子就正巧掉在了宁次和佐助的面前,发出咚的一声,两个人若是脚步再快一点,就该被砸到了。
停顿了一下,宁次弯腰捡起那个杏子,不知是过分成熟还是在地上砸的不轻,果肉已经裂成两半。
宁次轻轻捏了捏那个小杏子,
“甜的。”
佐助怀疑的拿了过来
“这些都是观赏树,结的果怎么会是甜的。”
话是这么说,佐助也没丢掉那个杏子,只是顺手牵起了恋人,继续往宿舍走,宁次没有正面反驳,只是说道
“回去试试。”
“我不吃。”
佐助抗议。宁次没有说话,只是不可察的笑了。

到了寝室,佐助开始找书,这次回宿舍就是为了给鸣人找几本遗落在寝室的书,鸣人的桌子堆的乱七八糟,佐助一阵头疼加嫌弃,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把那几本书全都拎了出来,回头叫宁次才发现刚刚还坐在一旁盯着杏子发呆的宁次不见了。
“宁次?”
“嗯?”
宁次答应着,从洗漱间出来,径直走近佐助,距离压的太近了,佐助没防备,被迫靠在了鸣人的桌子上,腰抵上了一摞书横七竖八戳出来的书角上,有点硌得慌,不过佐助注意不到这点了,宁次凑的很近,似乎下一秒就要吻上来,佐助被恋人突然的亲近弄的有点无措,开口试探性的叫了恋人的名字
“宁次?”
宁次没回答他,反而凑了上来,但是预料之中的柔软触感没有出现,倒是有一点毛毛的,还带着点水珠,是那个小杏子。
“张嘴。”
宁次用食指把那颗杏子抵在佐助的唇上,眼神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像一只偷袭成功的猫,佐助有些哭笑不得,看宁次大有不罢休的样子,就顺从的张开嘴,咬住了那个杏子,然后迅速在宁次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把人压到了桌子上,几秒间位置调换,甚至还体贴的圈住了宁次的腰,以防宁次撞到桌子上。另一只手则捉住了宁次的手腕。
佐助咬着杏子强硬的塞进了宁次嘴里,宁次被迫咬下了一半果肉,佐助满意的咬掉了另一半,微酸的口感蔓延味蕾,宁次微微蹙起眉,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佐助就顺势拉起宁次的手,在食指的指尖舔了一下,笑道
“确实是甜的。”
佐助深知宁次的指尖也是敏感带,不过还不打算在这里做,就放过了那双好看的手,看着宁次脸红却强装镇定推开自己,甚至还加了一句
“闹什么。”
佐助撇撇嘴
“都说了我不吃,这是你逼我的。”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