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老等

七夕节(双性转预警)

昨天玩的太累忘记写了,灵感来自昨天跟小姐姐出去玩,果然这世界上小姐姐最好了,所以忍不住写了小姐姐们之间的爱情。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可以画一下两个小姐姐_(:з」∠)_
——————————————————————————————————————————
“要进去吗?”
宁次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此刻佐助和宁次两个人正站在已经没有人的游乐场前,游乐场在公园里,算是半开放场所,没有人监管。此刻已经十点了,两个人看完电影,散步走到了这里。
借着被枝叶遮挡而不太明亮的路灯灯光和不远处的桥灯,两个人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样的答案。
说是游乐场,其实也没有什么设施,主体是一个常见的充气城堡,里面放满了缓冲用的软球。
宁次手里还捏着两枝百合,另一只手牵着佐助走到了充气城堡面前,一弯腰就可以摸到里面的黄色小球。
宁次刚想再确认一下,一转头却感觉佐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高跟鞋的绑带,一只脚已经踩了进去。
堆叠的黄色泡沫球还没淹没佐助的膝盖,随着佐助往前走,白皙纤细的脚踝在其中若隐若现。
佐助在中间一个休息平台上停下,把身上的包放了上去,那个包是宁次的,包上那个表情荡漾的球形挂饰是佐助送的。
佐助转身看着宁次,意思很明显,在催宁次进来。今天在佐助的要求下,宁次穿了一件小裙子,还有一双和佐助同款的绑带高跟鞋。
弯下腰解开绑带,宁次最终还是踏了进来,拿着那两枝百合。不得不说这些软软的小球触感很好,难怪平时老是有小孩子玩着玩着就喜欢躺下把自己埋进去。
佐助就站在台子边等宁次走过来,然后伸手拉过宁次,两个人一起坐在台子上,双脚还淹没在下面。
佐助一下一下踢着那些小球,百合花的香气在晚上变得明显起来。应和着不远处的草丛里夏末时节各种虫子的叫声。
“我觉得还是应该和那个老板娘说我是买来送给你的。说自己用在今天显得很可怜,明明我也是有女朋友的。”
佐助突然说道,下午的时候佐助突发奇想要给家里闲置已久的花瓶配几枝百合,随便进了一家店,老板娘在得到佐助回答说是买来自己用后却似乎很惊奇的反反复复问了好几遍买花用来做什么。
似乎完全没有理解到佐助的意思,宁次用平静的声线试图安慰自己的女朋友
“其实七夕,不只只是情人相会的日子,也叫乞巧……”
不等宁次科普完,佐助突然扑向坐在身边的宁次,失去平衡后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顿时淹没在泡沫球里。
宁次没有防备,但是还是下意识抱紧了佐助的腰,没让人从自己身上掉下去。
“啊,对不起,疼么?”
看到宁次被自己压在下面,佐助还是慌乱了一下
“没事……”
距离太近了,两个人几乎鼻尖碰鼻尖,呼吸间都是对方身上的香水的味道。
停了一会,宁次接着说道
“你拿回去自己用和送给我其实是一样的。”
佐助趴在宁次身上,心脏当机了那么一秒,这句话从一向委婉含蓄的宁次嘴里说出来已经约等于直球了,努力了一下,佐助还是没找到自己要说什么,于是放弃挣扎。即使两个人从初中开始早恋,宁次偶尔的直球还是有一击毙命的效果。
宁次没有松开手,佐助就顺势继续趴在宁次身上,语气稍显别扭
“让你瞎科普。”
“我说的是事实。”
宁次反驳。
宁次的那款香水让佐助很是上瘾,每次宁次用,佐助都像只吸猫薄荷的猫,不自觉就凑了过去。
于是顺其自然的,佐助就把头埋在了宁次颈侧,齐肩短发散乱的落到了宁次脖子上,有点扎有点痒,宁次腾出一只手拨了一下,佐助身上的大吉岭红茶的味道钻入鼻息。
看了半天星星,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佐助。”
“嗯?”
“你的胸压到我了。”
空气安静了两秒,佐助埋在宁次颈侧,很容易就感受到了宁次耳朵的升温,忍不住笑了,恶劣的性子再次被激发出来,在宁次颈侧轻轻拱了一下,得到女朋友在脑袋上的轻轻一拍
“吸飘了?”
然后毫不留情的就被掀了下去。佐助坐在泡沫球堆里,仰头看着宁次站起来整理裙摆,这个视角还看到了宁次背后的零散的星星。
“宁次。”
“嗯?”
“头发乱了。”
今天宁次在佐助的要求下绑起了马尾,刚才一通闹腾后已经有些散开,听到佐助的话,就下意识去摸发带,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佐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把宁次抱在怀里
“我帮你。”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宁次去阳台收衣服,刚走到阳台,就闻到了一股花香,拉开灯,半人高的紫茉莉前几天每天只零零星星开几朵的花蕾竟是全都开了,枝头缀满了紫红色的小花,宁次眼里闪过惊喜,转过头想叫佐助,发现佐助已经在身边,视线交缠间,两个人默契的交换了一个吻
“我爱你。”

评论